大概是只废瓜?

泥嚎!
这里腐瓜ww
是个超懒的咸鱼文手
写文只是兴趣爱好,也想把自己并不是很优秀的文章分享给大家看看
手稿一堆,懒得打字……
目前主混凹凸/我英/魔道/天狼/第五
主食雷卡√胜出√忘羡√追凌√轩离√云梦双杰√曦瑶√米尤√杰佣√
萌新努力产粮中x
等着我的主页文章越变越多8!

拒绝卡左
拒绝胜茶or出茶

画风好看的图只要不是特别雷就会点小红心小蓝手!!

渴望扩列ww

无感我先坑着吧……不会弃的。
开学了没手机我就写写手稿吧,等国庆再看看给你们来个一发完?




毕竟我感觉我每次都写那么短,果然还是太辣鸡了。
我不行吗……?
我自己加加油吧。
抱歉,请等我。

【雷卡】甜奶油

卡卡生日快乐啦!


第一次给你过生日..赶上了吗??!


————————————————————————


那几天真是热的要命。


烈日当空,肆意地炙烤着这个星球。所有事物在阳光的照射下都是动态的。那阳光刺激着眼睛,适应需要不短的时间。刚出门一会便大汗淋漓。天空很少伶悯地给予这颗星球一丝凉风细雨。


大家受不了这天气,都闷在屋里不肯出来。





九月五号那天,这片土地终于降下了雨。


很充足,很凉爽的一场大雨。


滴滴答答的雨声悦耳极了。





三皇子心情大好,大清早便从床上跳下来。


侍女为他带好金冠,取来皇袍正准备给雷狮系上,却发现那孩子早没了影。她抱着暖和的袍子匆匆追去,瞧见了不远处刚刚才被安放在皇子头上的金冠歪斜在了他头的另一侧。年轻的侍女叹了口气,无奈的笑了一下:


“雷狮小皇子呀,我们把袍子先给系上再去玩好吗?”


她兴许是和雷狮比较熟络了,说话时的语气极其温柔,又带了些开玩笑的意思。见雷狮重新折回来了,迎上去边给他系袍子边问道:


“又要去找卡米尔玩吗?路上有水,你们慢点儿跑。”


“我要自己去。”


雷狮低头看衣着整理好了没有,开口道。


侍女轻轻拍了拍他的肩,笑着点了点头,转过身往回走了去。


雷狮也重新踏上了那条幽静的小道,兴奋地奔过去。





小皮鞋踢踢踏踏地踩过许多水坑,溅起数枚水珠,洒在绿叶上,缓缓滑下。


空气中是雨后的清香,伴随着从树上落下来的剩雨,此时又多了一股愈发浓郁的奶香在四周飘散。


雷狮轻车熟路地溜进甜品坊,悄悄从橱柜里拿下一盘蛋糕,还取了几粒草莓置于盘沿,稳稳的托着盘子向后院里的小木屋走去。





木屋的角落里坐着一个孩子,半张脸埋在红围巾里,眨巴着蔚蓝色的大眼睛专心地看着手里的书。


甜味袭来,卡米尔的鼻子动了动,仔细聆听,听到了那熟悉的轻松愉快的踏过嫩草的脚步声,不免有些惊喜。他合上了书,小心的放到地上,站起身拍了拍灰,小脚丫按奈不住向门口跑去:


“大哥!”


“生日快乐,卡米尔。”


雷狮将一盘子的蛋糕递给卡米尔,抬起手揉了揉他柔软的毛发,嘻嘻笑道。


卡米尔低下头,脸颊微微泛红,满足的笑了。





雷狮把卡米尔牵到桌前,将头顶的金冠取下,戴在卡米尔头上。皇袍也被扯下,系在他的身上。


雷狮微微低头,在这个可爱人儿的额头上落下轻轻一吻。


那紫眸眯起,说道:


“你是小寿星,我的天使。生日快乐。”

“跟我一起走吧。”


而后,雷狮从盘子上拿下一颗草莓,从卡米尔的唇缝中塞进去。


卡米尔伸出舌头,将那一抹艳红勾入嘴中,咀嚼,吞下。


他从头上取下金冠,卸下皇袍,叉起一块小蛋糕细嚼慢咽着。


雷狮有些失落。


卡米尔吃完了那块小蛋糕,擦了擦嘴。


“大哥,我们走吧。”


雷狮闻到了,他开口时是浓郁的奶油味道。


甜死了。





后来啊,后院的小木屋里剩下的是一本干净的书,一盘精致的糕点和几颗草莓。还有那摆放整齐的帝王红袍子和闪闪发亮的皇冠。


好像什么都没发生呢。


城外有两个孩子,紧紧牵着对方的手。


白头巾与红围巾在他们身后缠绕,飘扬。





卡米尔睁开双眼,眼前是男人壮实的胸膛。他向床沿微微退去,略微沙哑的嗓子囔囔出声:


“......大哥。”


那男人“嗯”了一声,手臂稍稍用力,再次将卡米尔揽回怀中。


卡米尔无奈,蹭着雷狮的肩头,每一口气都从他身上掠过。


“起床了。”


  END.

【胜出】无感(二)

是折寺时期!

无个性设定

私设如山

十章之内完结

大概是单向

今天写了两章,可能是诺诺给的动力hhh

——————————————

绿谷出久紧张地凝视着眼前的这片树林。

他知道在山脚过夜是不可能的。冷风依旧在吹着,这儿没有任何可以取暖的事物。心底隐隐约约有个声音在告诉他,如果不向山顶的建筑迈步,天亮了这里依旧是黑的伸手不见五指。


绿谷出久的脚踏出去了。


动作永远都比思想快那么一点。


绿谷屏着呼吸,一步一步地踩上石阶,风掠过两边的树林,引得树叶沙沙作响。


他有些发抖的裹紧了上衣,在黑暗中小心翼翼的寻找台阶落脚。


心惊胆战的,绿谷终于站定在了一座散发着幽冷灯光的小神社前。


这座神社看着实在是普通。可是从刚才就一直在吹的冷风突然停下来了,连树叶摆动的声音都不再有了。


绿谷仔细打量了一会这儿的神——


一名女仙微微低着头,头发自然地滑落下来,搭在她的肩上,垂于她脸庞的两边。她的桃花眼微微眯起,含唇莞尔一笑,柔情似水地盯着她手里缠着的红线。


「真漂亮啊……红线的话,是和恋爱有关的神社吗?」


绿谷一边感慨着一边想到。


「是哦……许多情侣都来我这许愿呢……你要试试吗……」


一阵绵软的女声悠悠地在绿谷的耳旁、脑内、心中响起,环绕。


绿谷微微吃了一惊,试探性地问道。


“请问……你是那名女仙吗?”


「是我……这林子里除了我还有谁能与你谈话呢……」


没有实体音吗?那应该真的是神吧。许个愿试试吧……


绿谷到底还是信神的。何况他现在处于绝望边缘,什么东西对他来说试不试都无所谓了,那还不如碰碰运气。万一呢?


他吸了一口气,开口道。


“那我向您许愿。”


“我希望恋爱可以不这么痛苦。”


「嘻嘻……好的……愿望收到啦……会替你实现的哦……」


「那么睁开眼睛吧……结束了哟……」


——————————————

第二章没啦~
感谢观看鸭qwq
第三章晚点发吧,现在正在玩耍嘿嘿嘿
          2018.8.28

【胜出】无感(一)

是折寺时期!

无个性设定

十章之内完结

大概是单向

五百年了我终于更文了,感动全人类,感动全世界!!(bushi


——————————————————————————————————————


枯黄的树叶乘着凉风飘落下来, 少年攥紧了双手,泪眼汪汪地点点头,因窘迫而通红的两颊微微鼓起,努力着不让那不争气的泪珠落下来。半晌,少年带着鼻音细声道:“这么晚打扰小胜了呢,快回家吧。”


未等对面暴躁的发小反应过来,他便掉头就跑。


羞耻心使他无法继续站立在那,他只想快点离开。


他要窒息了。






绿谷小时候有一个偶像呢。他的梦想就是成为一个像他偶像一样优秀的人。


因为对未来的憧憬,他加倍努力,为了和爆豪一样优秀,他紧随在爆豪身后,看着爆豪就像看见了希望。


绿谷眼里的爆豪永远都在发光。


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季节的更替,他们的心智愈发成熟,幼时的偶像变成在意的人。不再止步于单纯的渴望,感情一小步一小步地向前迈进,控制不住。它升华成了一种让绿谷觉得陌生却浪漫的东西——“爱”。


那是什么呢?


对绿谷来说是一眼就会怦然的心跳,一声就能抖动他的心弦。他会莫名的燥热,不明所以的脸颊泛红,脑子里都是他爱人的模样、声音、举动,一眸一笑都使他沉醉其中。


他受不住,迫切地想将这份感情交付出去。


即使爆豪使了劲地欺负他,他的感情依旧分毫未减,甚至愈发强烈。


不可挽回了吗。


绿谷握紧了双手,苦笑着如此想到。


于是黑夜里,灯光昏暗的大街上,两个少年的偶遇,终于使他将那陈年压抑在心底的情感爆发出来。


”小胜,我......我喜欢你!“


绿谷出久憋红了脸喊出这句话,有些期待地瞄着爆豪。


“哈?”


“什么啊,真恶心。”


绿谷在凉风中呆愣着,耳朵里充斥着爆豪那简短的六个字。


接着便发生了开头那一幕。






绿谷像一头失了方向的鹿,不顾一切地往前奔。顺着寂静无人的大马路,越过一盏盏散发出幽幽黄光的路灯,耳边都是冷风吹过的嗖嗖声,眼前是被水雾朦胧的街景。


不知跑了多久,绿谷终于停歇了下来。他半猫着腰,双手抵在膝盖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汗水浸湿了他单薄的衣裳,这次的冷风似乎使他冷静了下来。


绿谷站直了,打量起现在自己周边的环境。


幽静且黑暗的小树林,四周都是葱郁得发黑的树,仅有一条长而窄的石阶供人行走,山顶有微弱的灯光,上边大概是有什么小建筑吧。


绿谷盯着看了一会,觉得夜有些深了,掉头准备回家,却惊奇地发现他身后空无一物,黑压压的一大片,什么都看不见。


“我记得我是顺着大马路跑的呀......”


绿谷不安地伸出双手向前探,哆嗦道。


他吞了吞口水,转回身去有些害怕地盯着这片诡异的树林。


——————————————————————————————————————


好的那就先这样8!

谢谢你的观看鸭qwq

下次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呢


               2018.8.24

欺诈组真好嗑QwQ

请太太们加油产粮呜呜呜





克利切超可爱的!!

【雷卡】繁花终尽

我尽力了……【瘫】
*过气花吐梗
*结尾舌吻预警
*如有错字,依旧请见谅


  纯白色的窗帘被从窗子溜进来的风吹得扑扑作响。少年捂着肚子跌跌撞撞地走进来,使了好大的劲才把窗子拉上。而后又像将死之人搬的靠墙坐下,头向上仰着,豆大的汗珠滚落下来,打湿了他的白色T恤。
  伴随着汗珠,飘下了数片的花瓣。
  少年大口大口地呼吸着,脸上的表情痛苦得拧成一团。他试图调整自己的呼吸,可大脑却早已疼得待机。脑子里一片混沌,做不出任何反应与思考。唯一做出来的只有人类懦弱的本能,苟延残喘。
  “卡米尔?”房门外熟悉的声音响起,语气中带着些担忧与询问的意味,却让少年安心了不少。
  但同时也被这声音激醒。他慌忙将胸前散落的花瓣抓起,勉勉强强地扶着站了起来,把关上的窗子再次拉开,张开手让花瓣随风而去。然后调整好姿态,强装无事地走去开门。
  “大哥,怎么了吗?”少年站不住,他靠着门槛。
  “叫你好几声了都不应,干嘛呢?”雷狮随意往房间里瞥了一眼,看见平常干净的房间现在却凌乱不堪——窗子大开着,肆意的风使帘子左右摇摆;桌面上的白纸散落一地;光线充足的房间里,白色台灯竟还亮着;白被褥也皱巴巴的卧在地上。这个房间全是白色的东西,墙壁、帘子、桌子、纸张、台灯、被褥......都是简约的白色,从来没有什么其他颜色的东西混入其中。
  可,窗子边紫色的花瓣是......?
  “家里应该没有养花吧。”雷狮朝少年丢了一句陈述句。
  少年被这个陈述句吓得愣住。意料之外,自己的大哥的洞察力竟如此超群。又或者是,自己伪装的不够好......?
  少年一慌,一个跨步将雷狮的视线挡住,解释道,“应该是外面来的吧。”
  “嗯哼?你知道我在看什么?”雷狮挑眉,一脸抓到了犯人的得意样。
  果然,卡米尔今天很怪。
  他决定一探究竟。毕竟从小到大,他这个乖巧的弟弟对他几乎没有秘密可言。
  “先去吃饭,别饿着了。”雷狮依旧不忘做个好大哥,若无其事地关心着卡米尔,边下楼边道。
  卡米尔在他背后点了点头,目送他下楼后立即转身,悄悄地关上房门,下一秒就疼痛难忍地跌坐在地上。
  与身体急剧下降的动作同时掉落的,还有几滴晶莹的泪珠。
  太痛苦了。
  卡米尔在角落里蜷缩成一团,手捂着嘴小声抽泣着,眼泪在他稚嫩的脸上泛滥。
  他不过是想在大哥身后,待需要他时再挺身而出,仅此而已啊。
  又有花瓣飘落下来,和上次不同,这次的花瓣上还有些许红色的斑斑点点。
  是什么花呢......
  他突然猛咳一声,鲜血飞溅而出,血中混杂着被染红的花瓣。
  情况愈发严重,他甚至连呼吸的力气都要使不出来了。他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双手紧抓着衬衫前襟,右手捏着肚子企图缓解疼痛感。浑身上下没有一处轻松的地方。手心还开始冒出了冷汗。
 
  楼上有奇怪的声音。
  雷狮坐在电视机前,听着卡米尔房间里古怪的声响,心不在焉。最终决定还是去看看。于是他将电视暂停,画面停留在了男女角色坦诚相待后深情拥抱的情景。
  雷狮上楼后站定在房门前,终于听清了那声音在念叨着什么——
  喘息与哭泣中,患有花吐症的少年在死亡边缘悄悄告白。
  雷狮内心绞痛,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他懊悔着自己没有早一点发现,让他最爱的卡米尔独自承担这残酷的一切,离死亡仅一步之遥。
  他夺门而入,蹲下身来将角落里的人儿紧紧抱住,一个包含着千言万语的深吻也随之落下。
  在少年吃惊的目光下,他贴上少年的唇,慢慢地翘开他柔软的唇瓣。两人的舌头第一次缠绕在一起,却十分默契地配合着彼此,发出难以言喻的水声。
  少年的告白得到了回应。他顶着一脸潮红,又重复了一次那句话。
  “喜欢雷狮。”
 
  病症得到了爱的治疗,诅咒也被爱情化解,主角最后还是会在一起共度余生,不离不弃。


  “我也喜欢你啊,卡米尔。”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ww辛苦啦!

【雷卡】相逢无望

-取名废

-文笔略渣,如有错字请见谅

-雷卡only

-短篇

-卡米尔死亡向


  一片死寂。

  偶尔几只乌鸦盘旋在天空,凄惨地叫着,周围黑压压一大片,能模模糊糊见到的只有深棕色的枯树干,还有挂在黑夜中的那轮红月,宛如一只魔鬼正冷漠地旁观这一场悲惨而又可笑的闹剧,等待着参赛者们前去死亡的彼岸。恶魔会在那儿迎接他们的。


  “参赛者「卡米尔」回收成功。”

  系统冰冷的声音响起,若无其事地吐出几个字。

  红色围巾与黑土上流淌的鲜血融成一体。这是他留下的东西,他唯一留下的东西。

  雷狮眼角泛红,捡起了那条画着禁止符号的围巾,深吸了口气,握紧了它,就像握紧了他的手一样,然后拍拍衣服一咬唇,开口道:“等着,大哥给你报仇。”说完小心翼翼地把他的围巾系在自己的脖子上,潇洒地把雷神之锤举起来扛在肩上,又恢复了昔日海盗头子的英姿。只是心里已经受到重创,空落落的,无论如何也填补不起来了。


  噼里啪啦。

  雷神之锤正对前方,被雷狮操纵着唤出数道雷砸向正在逃窜的害死他挚爱的罪魁祸首。

  我要让他死。

  雷狮脸一沉,那些砸下来的雷瞬间围成一个圈包住了那个不自量力的参赛者。雷狮慢慢地却又有力地走过去,捧着红围巾的一角,对它嚷嚷着:“看好了,大哥给你报仇。绝不会弄脏你最爱的围巾。”然后盯着趴在地上缩成一团的东西,用冷冽的目光注视着他,毫不含糊地说出两个字:“杂碎。”

  雷狮对这个杂碎十分不屑。趁着卡米尔急于保护雷狮的时候突然偷袭,并抢走了他的帽子。没了帽子,卡米尔的头部暴露在天空下,一瞬间,周围躲藏起来的其他参赛者蠢蠢欲动,接二连三朝卡米尔发起攻击。而把雷狮放在第一位的卡米尔自然无法顾及自己,很快就被打中。被打中后的他趔趄了一下,可他还没站稳,许多参赛者就已经抓住时机攻了上来,成功把卡米尔打倒在血泊之中。

  当雷狮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晚了。他猛然转过头,看见自己亲爱的弟弟躺在鲜血之上剧烈地喘息着。雷狮慌忙跑过去抱着他,与他一起在血泊之中。雷狮只觉得鼻子酸酸的,却没有眼泪。

  卡米尔才不会想看到我哭呢。

  雷狮这么催眠着自己。

  可当卡米尔断断续续地说完了那句“请大哥一定要好好活下去。”雷狮还是流下了眼泪。他想大哭一场,撕心裂肺的,痛彻淋漓的。可是雷狮不允许,卡米尔也不想看到,所以卡米尔的脸上只是滑下了几滴泪,几滴饱含着雷狮千言万语的泪。

  怀里人儿的体温在极速下降,雷狮看着自己所爱之人的身体渐渐分解成一颗一颗的小方块却无能为力。雷狮只能懊悔着没有保护好他,只能发誓着一定要为他报仇。

  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死了,现在就差这一只杂碎了。

  他还差一点点,还差一点点就可以履行诺言了。

  轰——!

  一道雷以肉眼无法看见的速度劈了下来,威力巨大,以致于劈下来后地面上还有残留的余电劈啪作响。当然,那只杂碎也灰飞烟灭了。

  雷狮轻蔑地瞥了一眼烧焦的地面,冷笑一声后转身离开。

  只是他转身的一霎那,脸上多了几条温热的泪痕。

  他把仇都替他报了,可为什么他还不回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