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只废瓜?

泥嚎!!
这里腐瓜ww
是个超懒的咸鱼文手
目前主混凹凸,万年卡吹
雷卡不逆不拆√
渴望扩列!!!
欺诈组真好嗑QwQ
请太太们加油产粮呜呜呜


克利切超可爱的!!

【雷卡】繁花终尽

我尽力了……【瘫】
*过气花吐梗
*结尾舌吻预警
*如有错字,依旧请见谅

  纯白色的窗帘被从窗子溜进来的风吹得扑扑作响。少年捂着肚子跌跌撞撞地走进来,使了好大的劲才把窗子拉上。而后又像将死之人搬的靠墙坐下,头向上仰着,豆大的汗珠滚落下来,打湿了他的白色T恤。
  伴随着汗珠,飘下了数片的花瓣。
  少年大口大口地呼吸着,脸上的表情痛苦得拧成一团。他试图调整自己的呼吸,可大脑却早已疼得待机。脑子里一片混沌,做不出任何反应与思考。唯一做出来的只有人类懦弱的本能,苟延残喘。
  “卡米尔?”房门外熟悉的声音响起,语气中带着些担忧与询问的意味,却让少年安心了不少。
  但同时也被这声音激醒。他慌忙将胸前散落的花瓣抓起,勉勉强强地扶着站了起来,把关上的窗子再次拉开,张开手让花瓣随风而去。然后调整好姿态,强装无事地走去开门。
  “大哥,怎么了吗?”少年站不住,他靠着门槛。
  “叫你好几声了都不应,干嘛呢?”雷狮随意往房间里瞥了一眼,看见平常干净的房间现在却凌乱不堪——窗子大开着,肆意的风使帘子左右摇摆;桌面上的白纸散落一地;光线充足的房间里,白色台灯竟还亮着;白被褥也皱巴巴的卧在地上。这个房间全是白色的东西,墙壁、帘子、桌子、纸张、台灯、被褥......都是简约的白色,从来没有什么其他颜色的东西混入其中。
  可,窗子边紫色的花瓣是......?
  “家里应该没有养花吧。”雷狮朝少年丢了一句陈述句。
  少年被这个陈述句吓得愣住。意料之外,自己的大哥的洞察力竟如此超群。又或者是,自己伪装的不够好......?
  少年一慌,一个跨步将雷狮的视线挡住,解释道,“应该是外面来的吧。”
  “嗯哼?你知道我在看什么?”雷狮挑眉,一脸抓到了犯人的得意样。
  果然,卡米尔今天很怪。
  他决定一探究竟。毕竟从小到大,他这个乖巧的弟弟对他几乎没有秘密可言。
  “先去吃饭,别饿着了。”雷狮依旧不忘做个好大哥,若无其事地关心着卡米尔,边下楼边道。
  卡米尔在他背后点了点头,目送他下楼后立即转身,悄悄地关上房门,下一秒就疼痛难忍地跌坐在地上。
  与身体急剧下降的动作同时掉落的,还有几滴晶莹的泪珠。
  太痛苦了。
  卡米尔在角落里蜷缩成一团,手捂着嘴小声抽泣着,眼泪在他稚嫩的脸上泛滥。
  他不过是想在大哥身后,待需要他时再挺身而出,仅此而已啊。
  又有花瓣飘落下来,和上次不同,这次的花瓣上还有些许红色的斑斑点点。
  是什么花呢......
  他突然猛咳一声,鲜血飞溅而出,血中混杂着被染红的花瓣。
  情况愈发严重,他甚至连呼吸的力气都要使不出来了。他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双手紧抓着衬衫前襟,右手捏着肚子企图缓解疼痛感。浑身上下没有一处轻松的地方。手心还开始冒出了冷汗。
 
  楼上有奇怪的声音。
  雷狮坐在电视机前,听着卡米尔房间里古怪的声响,心不在焉。最终决定还是去看看。于是他将电视暂停,画面停留在了男女角色坦诚相待后深情拥抱的情景。
  雷狮上楼后站定在房门前,终于听清了那声音在念叨着什么——
  喘息与哭泣中,患有花吐症的少年在死亡边缘悄悄告白。
  雷狮内心绞痛,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他懊悔着自己没有早一点发现,让他最爱的卡米尔独自承担这残酷的一切,离死亡仅一步之遥。
  他夺门而入,蹲下身来将角落里的人儿紧紧抱住,一个包含着千言万语的深吻也随之落下。
  在少年吃惊的目光下,他贴上少年的唇,慢慢地翘开他柔软的唇瓣。两人的舌头第一次缠绕在一起,却十分默契地配合着彼此,发出难以言喻的水声。
  少年的告白得到了回应。他顶着一脸潮红,又重复了一次那句话。
  “喜欢雷狮。”
 
  病症得到了爱的治疗,诅咒也被爱情化解,主角最后还是会在一起共度余生,不离不弃。

  “我也喜欢你啊,卡米尔。”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ww
然后这里悄咪咪扩个列!私信戳我!!!是个话废,,你主动我们才会有故事!!!!!ovo

【雷卡】相逢无望

-取名废

-文笔略渣,如有错字请见谅

-雷卡only

-短篇

-卡米尔死亡向


  一片死寂。

  偶尔几只乌鸦盘旋在天空,凄惨地叫着,周围黑压压一大片,能模模糊糊见到的只有深棕色的枯树干,还有挂在黑夜中的那轮红月,宛如一只魔鬼正冷漠地旁观这一场悲惨而又可笑的闹剧,等待着参赛者们前去死亡的彼岸。恶魔会在那儿迎接他们的。


  “参赛者「卡米尔」回收成功。”

  系统冰冷的声音响起,若无其事地吐出几个字。

  红色围巾与黑土上流淌的鲜血融成一体。这是他留下的东西,他唯一留下的东西。

  雷狮眼角泛红,捡起了那条画着禁止符号的围巾,深吸了口气,握紧了它,就像握紧了他的手一样,然后拍拍衣服一咬唇,开口道:“等着,大哥给你报仇。”说完小心翼翼地把他的围巾系在自己的脖子上,潇洒地把雷神之锤举起来扛在肩上,又恢复了昔日海盗头子的英姿。只是心里已经受到重创,空落落的,无论如何也填补不起来了。


  噼里啪啦。

  雷神之锤正对前方,被雷狮操纵着唤出数道雷砸向正在逃窜的害死他挚爱的罪魁祸首。

  我要让他死。

  雷狮脸一沉,那些砸下来的雷瞬间围成一个圈包住了那个不自量力的参赛者。雷狮慢慢地却又有力地走过去,捧着红围巾的一角,对它嚷嚷着:“看好了,大哥给你报仇。绝不会弄脏你最爱的围巾。”然后盯着趴在地上缩成一团的东西,用冷冽的目光注视着他,毫不含糊地说出两个字:“杂碎。”

  雷狮对这个杂碎十分不屑。趁着卡米尔急于保护雷狮的时候突然偷袭,并抢走了他的帽子。没了帽子,卡米尔的头部暴露在天空下,一瞬间,周围躲藏起来的其他参赛者蠢蠢欲动,接二连三朝卡米尔发起攻击。而把雷狮放在第一位的卡米尔自然无法顾及自己,很快就被打中。被打中后的他趔趄了一下,可他还没站稳,许多参赛者就已经抓住时机攻了上来,成功把卡米尔打倒在血泊之中。

  当雷狮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晚了。他猛然转过头,看见自己亲爱的弟弟躺在鲜血之上剧烈地喘息着。雷狮慌忙跑过去抱着他,与他一起在血泊之中。雷狮只觉得鼻子酸酸的,却没有眼泪。

  卡米尔才不会想看到我哭呢。

  雷狮这么催眠着自己。

  可当卡米尔断断续续地说完了那句“请大哥一定要好好活下去。”雷狮还是流下了眼泪。他想大哭一场,撕心裂肺的,痛彻淋漓的。可是雷狮不允许,卡米尔也不想看到,所以卡米尔的脸上只是滑下了几滴泪,几滴饱含着雷狮千言万语的泪。

  怀里人儿的体温在极速下降,雷狮看着自己所爱之人的身体渐渐分解成一颗一颗的小方块却无能为力。雷狮只能懊悔着没有保护好他,只能发誓着一定要为他报仇。

  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死了,现在就差这一只杂碎了。

  他还差一点点,还差一点点就可以履行诺言了。

  轰——!

  一道雷以肉眼无法看见的速度劈了下来,威力巨大,以致于劈下来后地面上还有残留的余电劈啪作响。当然,那只杂碎也灰飞烟灭了。

  雷狮轻蔑地瞥了一眼烧焦的地面,冷笑一声后转身离开。

  只是他转身的一霎那,脸上多了几条温热的泪痕。

  他把仇都替他报了,可为什么他还不回来呢?